王石,拜伦式的英雄,可惜英雄气短、刚极必折-麦芽
王石,在很多企业家眼里,已经是一个神,是一个英雄式的人物,很多人钦佩他打下了万科的一片江山,在房地产行业里竖起了一座无人可以跨越的丰碑。吴晓波说,万科无疑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公司治理层面上最为健康和阳光的企业之一,可一股野蛮的力量在把王石往神坛上推,把这个人烧成一颗舍利子。秦朔说,王石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精神之王,他是永远不会“出局”的。

当然,骂王石的也多的是,但更多的是来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在笔者眼里,王石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物,这种敬佩来自于他树立的企业家精神、他的两本自传、外界媒体对他的几篇报道、一张攀登珠峰的照片、一张划艇的照片以及万科楼盘的口碑。

然而也就是敬佩而已,没有人可以成为神。看看当初他和田朴珺在飞机上的照片,笔者也不能免俗的调侃一句:丫的,又一个老牛吃嫩草的!

所以,客观的说,王石顶多是一个拜伦式的英雄,事迹可歌可泣,性格可圈可点,结局令人惋惜。英雄气短,刚极必折,任何一个英雄悲惨的结局都脱不了一个时也、运也、命也。

其实,王石和拜伦以及拜伦笔下的英雄有不少相似之处。

王石是爱自由、爱冒险的。大家都知道中年的王石(尤其在辞去了总经理职务后)以“不务正业”闻名:爬山、划艇、攀珠峰游学泡妞.....而拜伦也是一个游学家。

先说说拜伦。从1809-1811年,拜伦为了要“看看人类,而不是只在书本上读到他们”,还为了扫除“一个岛民怀着狭隘的偏见守在家门的有害后果”,出国作东方的旅行,远赴西班牙、葡萄牙、西西里、希腊。此次游行他见到了战争、难民、抗争,都对他的思想和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拜伦的《东方叙事诗》中,出现了一批侠骨柔肠的硬汉,他们有海盗、异教徒、被放逐者,这些大都是高傲、孤独、倔强的叛逆者,他们与罪恶的社会势不两立,孤军奋战与命运抗争,追求自由,最后总是以失败告终。拜伦通过他们的斗争表现出对社会不妥协的反抗精神,同时反映出自己的忧郁、孤独和彷徨的苦闷。这些就是文学史上著名的“拜伦式英雄”。一方面,他们热爱生活,追求幸福,有火热的激情,强烈的爱情,非凡的性格;敢于蔑视制度,与社会恶势力誓不两立,立志复仇,因此,他们是罪恶社会的反抗者和复仇者。另一方面,他们又傲世独立,行踪诡秘,好走极端,他们的思想基础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在斗争中单枪匹马,远离群众,而且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因而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
好了,百度完了拜伦。我们对比下王石。看看他的命,以及运。

王石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在军队转业后在郑州铁路局工作。母亲是锡伯族。王石说,锡伯族在历史上是个游牧民族,能征善战,其中一个分支跋涉两万里,大举迁徙伊犁河谷,为保护西北边疆立下战功,王一直认为,自己的身上也延续了这种野性的精神和对生命行走的强烈渴求。

王石17岁初中毕业,从父命,入伍,当运输军,开汽车,那时候开始自学数理化,读《红与黑》《十日谈》《上尉的女儿》《神曲》.....复员之后王石去修锅炉了,后被选送兰州铁路学院就读排水专业,自学英语和政经学,那时候就可以读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原著》了!(SO,真把王石当神的创业者,就多读读书吧!王大神自己也说:在机会来临之前要学习,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做知识储备,否则机会来了也抓不住!)

1977年,在兰州铁路学院大学毕业后,王石去了广州铁路局做技术员,做了3年。

可是,那时的王石却说:

我并不喜欢自己所从事的技术工作,更向往理想主义色彩浓郁、浪漫刺激、充满悬念的生涯,我曾梦想成为悬壶济世的医生、福尔摩斯式的神坛、战争风云中的巴顿、漂洋过海的航海者、无线电工程师.....
可见,王石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向往自由的战士。

时光运转,也就是在此时、此地,王石接触到了一片生机勃勃的热土——彼时,有一个老人刚刚在这画了一个圈,王石开始接受命运的改变,当上了时代的弄潮儿。——此为时也。
王石靠倒腾玉米赚取到了第一桶金,那时候的王石每晚下班后,无论多晚,都要看两个小时的财务报书,三个月过去,阅读财务报表已经没有障碍。

然而在市场经济这列刚刚起步的火车上,没有规则、没有指引,谁都看不清路,一个急刹车,就有可能被甩下去,摔得粉身碎骨。幸运的是,王石几乎每一步都走对了——此为运也。

第一个运:规范化

王石在自传中回顾:

我们最初靠贸易起家,在开放之初的深圳,搞贸易往往需要搞关系,倒批文,钻政策和法律的空子。公司要发展,成就一番事业,就不能再走老路,从开始就要规范。中国要进入市场经济,规范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我们力图按照国际上的惯例来做,从谋求股份制改造开始,我们就需要把规范化放在核心的地位,要做中国最规范的企业。
在当时政治、经济一切尚不明朗的大环境下,王石前瞻性的抓住了这一点,不可谓没有魄力。他说,虽然当时市场尚未规划化,一旦规范化,就能站到制高点,成为标兵榜样,后来他也做到了,抓住了时代赋予的第一波红利。

不过那时向“市场股票”概念尚未开化的人们推销股票之难,大家可以想象,王石说他们就差没有跑到渔船上向渔民兜售了。然而,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了当时尚名不见经传的华为老总任正非,华为当时也正处于艰难的创业初期,不过任老对新生事物的敏感,不同常人的判断不得不让人钦佩,当时华为认购下20万股,而王石当时个人存款有25000,他取出2万买了万科股票,却放弃了应得的个人股份。这也为后来被出局埋下了隐患——是运,也是命。

他在自传中如此解释:

当时的社会价值取向,不患寡患不均,社会向来有仇富心态,尤其像我这么爱出风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如果很有钱,弄不好杀身之祸,名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出声的赚钱,或两袖清风的实现一番事业,我选择了后者。
为什么呢?王石说他讨厌暴发户形象,少年时代读过的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亚,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且他家族上溯20代,都是农民世家,家族没有掌管财富的DNA。他说,传统农民有了钱做什么呢?修祠堂,娶小老婆,赌博。(好吧,小老婆倒是实现了,注:小是指年龄小)。

王石说,在我的阅读体验中,房地产是和贪婪、暴利、驱逐市民、破坏城市记忆联系在一起的,与我的自我期许相差甚远。我只是在时代的潮流下,做出了理性的选择,顺势成为企业家,顺势选择房地产,实际上我对这个行业不喜欢。

是的,王石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说他不喜欢这个行业。可见王石是一个直性子的人,而这在现在的创业者投资人看来,绝对不是明智的坦白——居然说自己不喜欢自己的行业?现在的创业者恨不得一天发八百次誓说自己爱死了自己的行业!

而王石却说,“你可以不喜欢,不热爱,但置身其中,就要全身心投入,人对自己真正喜欢什么、终身从事什么未必很清楚。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我强迫自己去改变。”

只是可惜,改变的不够彻底,既承认自己职业经理人的地位,却放不下企业大老板的身份,更没忘记当初洒脱行走世界的理想,最终王石自认为“顺从了内心”,选择在盛年之时辞去万科总经理职位,寄情山水,投身公益,游学欧美,邂逅爱情,过于高调的展示自己的私生活,同时也被宝能等“野蛮人”抓住了把柄。只能说他太大意了!是运,也是命。

第二个运:坚守原则

这个原则不止是王石个人的原则,也是万科的原则:超过25%的利润不做、坚决不收贿、不行贿。王石坚持自己的原则,打下了这一片江山,这些原则成就了他,也成就了万科。

王石说,万科超过25%的利润不做。市场很公平,之前你怎么暴利赚的钱,之后你都得吐出来,而且还要多吐出来!

此外,万科很早时候就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则,不行贿。然而,现在还有不暴利不吸血纯洁的开发商吗?王石在谈及万科“不行贿”的优良作风时,显得无比自信、傲娇,却也很无奈。他说,“整个社会流行的问题不是行贿,而是根本不相信你不行贿。”他认为,转型中的社会首先需要相信一点——不行贿的企业是可以生存的。结果证明,他不行贿不仅做成房地产生意,还做成了全球最大住宅开发商。

有人质疑说王石的不行贿是建立在很早以前他前岳父还是省委高官的时候,自然有底气说不行贿,不过自从和前妻离婚之后,是不是真正做到了这一点就无人得知了。然而笔者倒愿相信,王石不会放弃自己曾作为军人的那点坚守、以及曾经的理想,在这一点上,万科楼盘的口碑已经说明一切。至少在中国,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公开承认“行贿”,但也没有一家敢一直强调自己不行贿,王石算一个。

然而也正是因为特立独行,让万科在与有国企背景的宝能、华润的战争中落了下风。有一位网友如此评论:

万科和华润及其狗仔宝能之争,归根到底是现代先进民营企业制度和落后臃肿的国企裙带成风制度、争锋相对的斗争,结局注定是里程碑的。也预示着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的前进或者倒退。
深以为然。或许王石还是太理想主义,要论起裙带关系、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资本下作,他玩不过华润、宝能。道德在金钱面前永远处于下风。

命:万恶的股权制度

从君万之争到宝万之争

1993年,万科发行B股,君安担任承销商,几乎扮演了不劳而获的角色。当时市场并不那么认可B股,君安因此成为万科大股东之一。这次发行B股促使万科调整经营状况,争取得到国际投资者认可。也为后来君万之争埋下了隐患,君安为了抛售积压的万科股票,试图操控股票走势,控制万科董事会,被王石强势压下,当时他们除了瓦解君安“假传圣旨重组万科董事会”的逼宫,还要向市场充分披露信息,不要盲目跟进买入自己的股票。

当时王石已经认识到万科股权制度带来的隐患。他在自传中写道:

万科的股权分散制度在中国证券市场中是少见的。1993-1997年,最大股东持股比例始终没有超过9%,1998年前十名股东持股比例总共为23.95%,是一个典型的大众持股公司。同时,万科又是中国民营企业中少数能持续10年稳定、快速增长的企业之一,1998年,房地产业务在集团的盈利份额稳步上升至89.8%。这种特征,使得万科比较容易成为恶意收购对象。虽然万科是证券市场的蓝筹股,但市场投机人士常常会把它视作难得的壳。
后来,王石问华润的黄铁鹰为什么没想过把万科收购了,黄反问:万科经营这么好,你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找个主子?王石说:要成为中国房地产行业领军者,必须同世界资本市场接轨。黄:公司做大了,就是别人的了,董事长的职位可是你自己的,你不怕哪天华润把你炒了?

王石当时是这样回答的:如果有人比我做的更好,炒我是应该的。(一!语!成!谶!!!)

过了一段时间,华润就收购问题开始正式与万科接触,却遭遇A股小股东反对增发,他们担心会摊薄中小股东的利益。后来华润和万科一致决定取消增发,这也是中国股市首例A股和B股股东直接发生冲突,部分揭示出中国股市存在的弊端和潜在危机。当时华润的总经理是宁高宁,他表现出了一个优秀管理者应有的理性积极的态度。后来万科发行的可转债配售中,华润全额认购配售比例(资料来自王石自传)。

在之后,就是我们知道的,万科门口来了野蛮人。曾经的雪中送炭,如今变成了刀光相见。就如李想所说,利益小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利益大到一定程度,就超越了人性。

王石的企业家精神和性格

这部分重点讲一下王石的企业家精神,还有他的性格。全面了解一下这个人。看看是性格决定命运,还是命运决定性格?

通过王石的自传和媒体报道,笔者试着总结下他的个人性格:崇尚企业家精神、崇尚自由、崇尚治身与治心一体、理想主义、骄傲、性直、脾气暴、不服输....

企业家精神令人钦佩,理想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性直不服输却让王石掉进了坑里,因为“刚烈”是属于英雄的情怀,但不是一个好的生意人应该具有的性格。

企业家精神
先说说王石尊崇的企业家精神,王石认为比起英文,中文语境中的企业家这个词大大局限了,仅仅是指管理商业机构的专门人士,少了英文原有的奋进、创新的含义。一个社会总是有一些传统、规范和模式,而认识到这些模式存在的问题,重新组织要素,并为社会创造价值,这就是企业家,企业家精神。中国的改革就是一个最需要企业家精神的课题,邓小平的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最大的企业家精神。

王石在自传中提到企业家精神和英雄主义,可见他是把企业家精神和英雄形象联系在一起的,也是自己极力想建立的一种理想主义。他提到纽约洛克菲勒中心门前的阿特拉斯的雕像,这座雕像成立于1937年,当时,企业家精神这个概念在西方也是刚刚提出不久。托起天堂的巨神阿特拉斯,是纽约企业家的自我期许,托起美国经济与社会的巨人。从那之后,美国社会建构起了一套有关企业家的英雄叙事,正是因为这种英雄叙事和道德勇气,才使得美国企业家用于承担社会责任,积极投身各种公益事业中去,并赢得社会尊重。

只是,当初满怀热情的秉承这种企业家精神,并投身公益的王石,在遇到门口赶也赶不走的野蛮人时,在遇到张着血盆大口的资本方时,会感觉很失望吧?!

管理原则
在自传中,王石提到,他认为,作为万科董事长需要做三件事:战略、用人、担当。

战略:选择房地产行业,走专业化道路。如果中国城市化终结的一天,城市不需要住房,我希望最后一座房子是有万科人建造并提供服务的。
——霸气!

用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原则是少用能人,这种人当发明家是好样的,作为创业家也是好样的,但作为企业管理者却不合适,因为能人喜欢打破常规,不喜欢遵守规章制度。还需要做到机会均等原则,亲属回避制度,人与人之间关系简单化。
——啧啧啧,上面这段话想必会得罪自己的高管手下吧?所以,最终结局是,他一个人跳进了坑。

火爆脾气
王石说他很喜欢被称作王总,使人联想到总司令、总参谋长,尽管当兵时他的最高职务只是班长。他自认为施行的是独断专行的管理态度、硬派作风。另外,他的脾气不好也是出了名的,有媒体报道称,万科员工背后都称王石王老虎,因其20年脾气火爆习惯~。

从“野蛮人”到“没信用”、到“我们不欢迎你”——王石的口不择言,想必野蛮人们也领教过了。

不服输
1994年到1997年期间,王石连续三年体检心肌功能得分为0。去西藏登山之前查出腰椎血管瘤,压迫左腿神经,吃止痛片才能止痛,医生诊断结果是:不手术就要坐轮椅了,随时瘫痪。然而这都没有阻挡王石登山的步伐。

王石说(登山时)好多次想放弃,只是没有下定放弃的决心,登山经验很特别,不仅混杂着虚荣心、好奇心、冒险精神、个人英雄主义,还有面对恐惧不断挣扎体会到的东西,专注、兴奋和充满创造力的超验感受,一旦品尝到这种感受,就很难抵制重返雪山的诱惑。52岁时,我登珠峰下来,对记者说,50岁是一个成功男人辉煌的开始。现在我63岁,我感到,人生60,才是开始。打开自己,自我更新,追求完美,允许残缺。

最后,一首拜伦的《托马斯.穆尔》诗词,送给王石这位高傲、孤独、倔强、侠骨柔肠的硬汉:

爱我的,我报以叹息,恨我的,我置之一笑;

任什么天气和运气,这颗心全已准备好。

大海虽汹汹吼叫,也必得载我向前;

沙漠虽茫茫环绕,也有可觅的甘泉。
万科不是你的终点,所以也不必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