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 12 年的《大鱼海棠》上映了,这是电影背后的 5 个故事-麦芽

从一个短片到一部电影,《大鱼海棠》跨越 12 年,终于在 7 月 8 日与观众在影院相见。

也许是个巧合,影片讲的正是个相遇的故事。

在那个与人类平行的世界里,有一群掌管世间万物运行和人类灵魂的人。女主角椿掌管着海棠花的生长。人类的男孩儿救了她一命,然后她想要还清在人类世界她欠下的那条命,所以她在她们这个世界让一条小鱼死而复生。椿为了报恩,将他养在身边,小鱼长大的过程,遇见各种妖神。两人命运成迷,展开一段纠缠的故事。

这好像是一个有关相遇与重逢的故事,需要历经很多的磨难,需要历经很多的变故,最后才达成那样一次久别重逢。

电影的灵感来源于导演的一个梦

梁旋与张春是校友,两人相识于水木清华 BBS 论坛上。2003 年 9 月,梁旋从学校出来与张春一起做动画。9 月,两人做了第一个短片《女孩的日记》,参加比赛,获得奖金。梁旋说,那时,是为了生活。

就在那个时期,梁旋做了一个梦。梦到一条小鱼,最后变大,找各种各样的容器,让自己活下来。从一个小杯子到玻璃缸、木桶、水晶,到最后找到一个小池塘。小鱼越来越大,大到所有的地方都容不下它了,最后只能把它送回大海。后来发现,大海它也不想待,它想飞到天上去,它属于天空。

他觉得这个梦很神奇,就把这个梦做成了一个短片,参加比赛,放到网上,一炮而红。

「第一个梦不足以成为一个电影,因为它的线索很简单。在 07 年底,我开始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有一天晚上做了另一个梦,梦到我自己跟一群大鱼在特别深的海沟往前游。那个梦启发了我,这个世界就连起来了。

所有活着的人是大鱼,出生的时候从海这边出发,死了之后到对岸,去到海底,变成一条小鱼,沉睡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会再来一次这样的旅程,这样的旅程永远不会停止。

这个意向就这样被找到了,就为这个电影定了一个基调。然后我就想,海底世界那些人是干什么的呢?他们可能是掌管人所有的灵魂,可能管风雷电,管四季更替,其实这些人应该是古代传说里面跟自然亲近的那些人,像庄子、老子,还有一些相信自然之道的人,所以就让他们生长在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

中国元素与《山海经》

梁旋说,团队尽可能的让所有的设定与场景能在中国的现实和古籍中找到出处,「我们希望所有的东西都有根,有了根以后大家才会感到熟悉,这对观众来说很重要。」

所以,你在电影里会看到以《山海经》中怪物为原型的角色,会看到福建的土楼,会看到大红灯笼与乌篷船,会隐隐将故事与庄子的《逍遥游》联系在一起。

主角的设定是 04 年那个版本的,至今都没有太多的改动。他们世界里的一些配角,或者是非掌门人的妖怪,都有参考到很多古籍里面中国古代妖怪的样子。

比如《山海经》中说帝江两边都是屁股,长了四个翅膀、六条腿。听到这个描述似乎是个恐怖的妖怪,但是等制作团队筛选再完善之后,就会让这个角色变得可爱一些。他们会从《山海经》里得到灵感,有的完全遵照里面的原型,有些则会做重新的创造和补充。

最难的部分是观众看不到的部分

《大鱼海棠》的 Flash 动画在 2004 年诞生时惊艳一众网友,2008 年,梁旋张春获得了融资,将《大鱼海棠》拍成了短片,并在 2010 年左右先后获得七项国际大奖,甚至被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收录,被评为「最杰出的艺术作品之一」。

这之后,两人决定将《大鱼海棠》拍成电影,但是当第一笔融资耗尽之后,他们不得不暂停制作。2013 年,梁旋在微博上放出 6 分钟的片花并发起了一次众筹,在 45 天时间内获得超过 158 万元的众筹资金。

但做电影当然比观众看到的要艰辛,对于《大鱼海棠》的团队来说,最难的是在融资这件事情上。在团队的想象中,这样一部作品应该很好找到投资,但结果是,一旦这样(偏艺术)的电影进入到市场,它是一个商品。

因为投资人并没有看到成功的先例,所以他们的投资很慎重。梁旋透露说,按照当时的成本,如果仅仅依靠票房收回投资是不可能的。这对投资人来说是个很多的风险。

面对两位新人导演,和并不是很完善的制作团队,没有人知道电影是否会被顺利做出来。

好在两个人坚持下来了,「因为没做过,所以不害怕,不知道中间会有那么多的波折,如果知道的话,说不定我们就选一个更稳妥的了。我们中途也没有想到要换一个题材,我们就想着要把它做出来,就不甘心。」

找不到投资了,就自己赚钱,两人想的是,是否还有别的出路能够做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就等待一下时机,先活下去。

「等准备好的时候,可能风也来了,浪开始推了,在岸边的我们就出发吧。」

为什么再三跳票?

去年的时候传出《大鱼海棠》即将于 2015 年 11 月 11 日上映的流言,但旋即,电影团队否定了这一说法,电影再一次跳票到了 2016 年。

11 月 11 日是之前电影发起众筹时的日期,那时候团队正在谈一笔较大的投资,但是没有确定,发行方也没有确定。梁旋说,那个日期只是一个愿望预设的,「在中国,很少有片子可以提前两年来定档,这其中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我们只是说这是一个目标,我们在众筹的时候也明确说了,这是我们预计的目标,有可能会变动的。」

「2014 年的 11 月 11 号正好是 2013 年 11 月 11 号一年之后,我们就发微博说十年一诺,2015 年 11 月 11,很多人误会那是我们的定档,所以就这样造成误会。」

风格神似宫崎骏?这是导演的回应

导演张春对这部电影的总结是:很多(画面)可能死你在这是世界上看不到的东西,一些只存在你梦境里面的东西。

梁旋是他们希望做出一部美到极致的作品,这种美不只是画面,还有情感,希望观众能够真正享受那种被打动的过程,「它应该是一部很有余味的电影,除了精彩的故事、每到极致的画面,它会非常打动人。它应该能给人带来一些可以回想的东西。我们把它当做一个寓言的神话故事来做,不同年龄层会收获不同的东西。这个电影是多面的。」

电影的海报和片段在网络上流出之后,很多人评价「融合了上海美术制片厂、今敏、宫崎骏和传统中式水墨风」。有人讲宫崎骏式的风格视为称赞,有人则将其当作导演「黔驴技穷」式的模仿。

梁旋没有否认,《大鱼海棠》的风格多多少少受到日本动漫的影响。但旋即他又补充说,「关键还是看它的精髓,它的故事与原型设定。并且在美术风格上,我们是完全区别于那些日本动画的。我们的美术色彩更浓重,更注重光影,会让你感觉是进入到一个真实的情境里面,而不是在欣赏一幅画。」

准确来说,不管是日本电影还是迪士尼电影,都不是《大鱼海棠》的参照物。他们的参照物更多是一些经典电影。

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并不是像它看上去一样,是一部纯粹的艺术电影,其中仍然有很多商业元素。

《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与张春、梁旋神交已久,在看过粗剪版本的电影之后,他为《大鱼海棠》的电影主题曲填了词,「两位导演用非常感性的做法完成的片子,是非常有感情的一部电影,」这是最打动田晓鹏的地方。

电影的出品方光线传媒的总裁王长田在看完电影后则表示,「我看的时候也会哭。我觉得它是一个发自内心的,同时又是一个天才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可能需要时间,但是哟时候时间也不足以呈现这样的一部作品,它需要才华,需要一个人的内心以及他对世界的理解。」

就算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王长田依然担心影片的市场,「它并不像大众市场的电影一样足够商业化,但这可能不妨碍你看到它之后会忍不住传播,」王长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