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国脱欧」思考我们情绪化的演变从何而生-麦芽
周五对段子手们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大考,任性的英国人民说脱欧就脱欧,这魔幻的现实让我觉得就算明天告诉我川普真的成了美国总统我也能很淡定的说声祝贺他。随手翻了翻微博,「英国脱欧公投」的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 7.8 亿,又看了下 Twitter,以「Brexit」(英国脱欧) 为话题的推文讨论数也达到了 55 万以上,在该话题下斯诺登的一条推文得到了4.7万的转发。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脱欧公投都展示了一个国家的半数人民是能够以多快的速度被说服去支持一个违背自身利益的选择的,这个结果值得所有人深思。」

对于这一历史性的分手事件,很多学者的反应都是,这是一起民众的个人情绪战胜理性的结果,联想到最近美国大选的种种,我不经在想,互联网时代,可供人理性分析的材料明明越来越多,为什么人们却变得越来越情绪化而充满偏见了呢?这个原因不好找,而思考又总是需要调剂的,于是在我第四十次拿起手机刷朋友圈的时候,灵感说来就来了,或许,我们可以从社交网络上找找原因嘛……

原来我们会选择性的忽略自己不喜欢的

从「英国脱欧」思考我们情绪化的演变从何而生-麦芽

美国预测专家纳特·西尔弗在《信号与噪声》一书的序言中曾提到:

当信息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人们处理信息和分辨信息的速度时,共享信息的不断增长反而会加速民族和宗教的孤立进程,其速度之快不禁让人瞠目结舌。而且面对过量的信息时,我们会本能地进行筛选,选出喜欢的,忽略其他的,与同道中人为友,与意见相左之人为敌。

这种共享信息流通的最重要的渠道就是社交网络。
从「英国脱欧」思考我们情绪化的演变从何而生-麦芽
这种大脑的选择机制其实也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可以概括——选择性知觉(selective perception),它是指人们常会带入自身的兴趣和经验去理解别的人或事物,某种程度上说是人天生就具有的一种感知偏见,而社交网络的产生无疑加剧了这一机制的运行。

据 Facebook 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社交媒体月活已经超过了 20 亿人次,其中通过移动设备访问社交媒体的比例达到 77%。96% 的生成内容来自个人,而不是品牌、媒体和政府。而且 10 个美国成年人当中大约就会有 6 人偏好从社交媒体获取新闻,这说明社交网络在城市人群中的渗透率已经很深了,它甚至已经成为了现在都市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
从「英国脱欧」思考我们情绪化的演变从何而生-麦芽
所以当你在社交网络上搜索一个热点事件时,由于信息过于碎片,繁杂,你自会产生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独立的搜索筛选体系,但其实你的每一次搜索行为都潜移默化的加强了你的既有观点。

我们对大数据会带来什么其实一无所知

大数据时代,个性化的新闻推送和好友推荐已经成为所有社交平台的发展趋势,但我们其实也因为这些个性化、便捷化的服务而无视了自己可能付出的代价,当你将筛选信息入口的权利交给别人,就要承担这将带来的潜在隐患。想想看当你只能在平台上看到符合自己偏好的信息和与自己观点相似的好友时,你就已经为自己画了一个圈子,这个圈子使你的讯息和立场越来越单一,这种情况在Twitter 这种以兴趣导向为主的社交平台上尤其明显。那么这些圈子壁垒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你是不是偶尔会好奇为什么朋友圈阅读量最高的中医小常识,养老金知识,早晚安鸡汤你好像从来没见过,或者是和好久不见的朋友聊起一个在你朋友圈刷了快半年的一篇文章他却像是完全不知道。这不奇怪,每个圈子都有各自的主流观点,圈子和圈子之间可能偶有交集,也可能互不相交,正如你和你父母的朋友圈,就可能完全是天南地北的两条平行线。

在你的圈子里,你会感到绝对舒适,因为你的价值观和大家完全一致,渐渐的,这些一致的讯息开始给你洗脑,你开始相信自己的正确性,并敢于理直气壮的去攻击那些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群体的力量让人们团结起来一块儿丧失理性判断,持有不同观点和立场的群体冲突也越来越多。

网红和大 V 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美国传播学家 M.E. 麦库姆斯和唐纳德. 肖于 1972 年提出了议程设置理论。该理论认为大众传播往往不能决定人们对某一事件或意见的具体看法,但可以通过提供给信息和安排相关的议题来有效地左右人们关注哪些事实和意见及他们谈论的先后顺序。就是说,大众传播可能无法影响人们怎么想,却可以影响人们去想什么。

社交媒体作为大众传播的一种形式,同样具有这种特性。尽管所有使用者都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发出声音,但社会精英们往往可以利用其社会地位和资本优势在社交媒体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他们通常是那些最广泛传播内容的生产者。而社会媒体中的基层用户会更容易潜移默化的遵循他们关注的意见领袖发出的信息,这导致不同阶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一旦你接受了这种阶级设定,意见领袖们对你的观念输出就变成了灌输。这会产生偏见吗?我无法下一个定论。但我觉得这种状况会让人盲目的崇拜那些拥有更多资源的人,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催生了意识形态偏见。

荀子在《解蔽》中说过,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它的大意是,人的认识,由于受到视野和宴践范围的局限,大都易于被局部的小道理所蒙蔽,而看不到、认不清全局的大道理。对于处在社交网络中的我们来说,这局限就是我们所处的圈子吧,永远不要对自己的正确坚信不疑,这是我们要经常对自己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