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以260亿美元,即每股196美元的价格买下了领英(LinkedIn),比周五收盘价131美元超出50%。微软以高额收购闻名,包括Skype、诺基亚手机业务、aQuantive和尝试性收购雅虎。所以,微软如何避免重蹈覆辙?虽然开出了260亿美元的高价,但是领英还大有发展空间。想要发挥其价值,微软应该考虑以下几步。

• 更精准、细致的目标广告。领英获利来源之一是目标广告,其中大多数来源于雇主。我刚刚就收到了一则公众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的广告。这则广告使用了我的照片,上面写着“想想自己在公众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认为我也许喜欢审计或者监察员的工作。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像“Yoga Sling 2 Flip-Flop”瑜伽鞋(亚马逊今早给我推荐的产品)和我的穿着之间的联系。我向领英提供了我过去所有的雇主及头衔,但是他们似乎仍未意识到我不是会计。潜在雇主愿意为导向性良好的广告付出大价钱。

• 基于世界最大的就业数据库提供职业意见。领英的“会员”高达4.33亿,这是个非常庞大的职业雇用记录。它也开始进行数据库的市场准入,主要推销给雇主和猎头公司。但是,只要能真正了解领英的数据价值,就能为成员提供极具价值的建议。例如,“如果你具备Python编程能力,你得到一份数据科学家的工作的可能性就提升了47%。”当然,领英可以对此类建议收费。它确实提供免费的服务,例如“您可能认识的会员”或“您可能感兴趣的职位”,但是此类推荐的质量很低。

• 验证学历。领英要求使用者提供教育背景和学历,但是这完全是由用户自行填写。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写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核物理博士,或者之前是美国太空总署的宇航员(当然这都不是真的)。这类数据要真能具备价值,领英需要找到验证学历的方法,至少为愿意验证学历付钱的用户提供此选项。有很多公开数据可以用于这一目的。有时,也可以和雇主或大学合作来验证文凭。

• 帮助雇主找到合适的人。我听几位雇主和招聘者说过,领英在招聘时是有些用处的:如何你已经从其他来源听过这个人,并且和他交流过,那么从领英上搜索还是很方便的。否则整个搜索就是一团混乱。一部分原因在于缺少学历材料认证。但是,这也是由于“核物理学家”“数据科学家”“销售达人”的定义不明确。要是领英能够明确职位术语就好了。

• 成立领英学院。除了名字很酷,如果能有内部研究机构能以更具创意、更有效地方式好好利用领英数据。这可能意味着和学者、外界专家合作,让他们存取数据资料,并利用或发布他们的数据。正如西北大学的 Russ Walker与我一年前发表的文章那样,很多领英数据都可以转变为数据产品,并销售给会员或者招聘者。领英也可将这些数据产品销售给大学,例如“能在老年时找到好工作的课程”或者“找出自己在产物保险业人才中的定位”。

• 创造更多数据产品。上述很多新服务可以被称作“数据产品”——源于数据、分析,并能销售给客户的产品和服务。领英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其服务包括“您可能认识的会员”“您可能感兴趣的职位”“您可能感兴趣的社团”等等。但是其实还可以做得更多,例如“您所属专业的楷模人物”“怎样让履历表更为成功”“您最需要的文凭”等等。公司也可以超越数据产品使用的“配对”方法,创造一些评分机制——“可雇用分数”“预测薪酬分数”“意见领袖分数”等等。

• 让高级会员更具价值。领英属于“免费增值”服务供应商,包括免费服务和多种付费高级会员账户。优质服务对招聘者,甚至是积极的求职者而言十分有价值,但是对于已经有工作、对工作满意的人来说,就称不上增加很多价值。只向高级会员提供上述新数据产品或提供部分免费服务,一定可以增加收益。

采取这些步骤需要领英和微软加强分析、数据科学和认知科技的能力。领英曾经拥有了不起的数据科学家(例如DJ Patil, Jonathan Goldman和Monica Rogati),但是包括以上三位的很多人都已跳槽至其他公司。领英想要在微软的领导下复兴需要采取上述的战略来吸引这些人回归。

微软为收购支付的资金,很多年后都被认定为减损。微软为aQuantive和诺基亚手机业务的收购付出了62亿美元和76亿美元的减损。为了避免重蹈高额收购的覆辙,唯一的方法就是让领英增加价值(也就是投入更多的资金)。(王韵竹/译 梅寒玥/校 腾跃/编辑)

Thomas H. Davenport是百森商学院信息技术学杰出教授,国际数据分析研究所研究主任和创建人之一。

原文请见:7 Ways Microsoft Can Make LinkedIn Worth $26 Billion